牛BUY受骗商家被合伙人举报“诈骗” 幕后高人干预嫌犯取保候审

   2019年4月16日,四川省三台县法院。在成都市青羊区优品道广场经营某茶府杨某、齐某被指控涉嫌“诈骗罪”,站上了被告席,而举报他们的人,就是某茶府的大股东王利。
 
   这到底怎么回事呢?
 

牛BUY宣传推广图
 
   茶楼大股东,投资了牛BUY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2016年9月杨某、齐某、王利三人合伙在成都开了一家名为“某茶府”的茶楼,其中杨某、齐某各占股30%,王利占股40%,王利为大股东。茶楼在开张后的几个月里,生意一直不温不火。
 
   2016年9月,大股东王利认识了来茶楼喝茶的聂铭,此人自称是福建万协云商的投资人和股东之一,聂铭自吹福建万协云商旗下的牛BUY平台十分赚钱,类似“美团”“滴滴”等互联网共享平台,平台有大资金投入,正准备在香港上市。他打算在四川设立分公司,让王利等人加盟。王利对聂铭的花言巧语动了心,加之对牛BUY平台承诺的优厚回报所打动,经过去福建一番实地考察后,同年10月王利投资60万元成为聂铭代理下线,开始与聂铭一起运作牛BUY平台,以优厚回报为名,四处拉拢商家进入该平台。经过3个多月的实际参与,在2017年2月王利毅然再次投入300万元,成为福建万协云商四川分公司投资人和股东,占股30%。
 
   杨某的妻子伍女士告诉记者,在该茶府与万协云商公司合作之前,从未听说过有这个公司,直到该茶府的大股东王利和聂铭推荐了牛BUY平台,我们才知道这个平台,后来也才得知王利在这个平台的运营公司福建万协云商四川分公司投了300万元。聂铭宣称,这个平台可以帮助所有进入商户提高经营业绩,还说这个平台最初采用所谓的“烧钱”模式进行推广,类似前期的“美团”“滴滴”等互联网共享平台采用的模式。
 
   噩梦开始,为业绩刷单被刑拘
 
   出于对聂铭的信任,以及大股东王利的授意之下,茶府其他两个股东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同意茶府加入了牛BUY平台。谁知,这个决定却是“噩梦”的开始。
 
   福建万协云商旗下APP“牛BUY”平台2016年11月底在成都青羊区上线,作为福建万协云商四川总代理的聂铭,承诺牛BUY平台公司默许刷空单,且合法合规。商家刷的流水越多,收益越多,全部由“牛BUY”平台公司进行补贴。王利拿出刷单资金50万元,交给茶楼,由茶楼多名员工刷单操作。期间福建万协总公司曾派员、聂铭安排公司员工多次手把手培训茶楼人员刷空单。
 
   牛BUY平台与所有参加的商户没有任何纸质合同,只是在登记了商户基本信息后,商户下载牛BUY商户版软件,系统中有一份电子合同,合同承诺:消费者在牛BUY商户消费时,交易通过牛BUY平台操作,消费者可享受95折优惠。消费金额的85%在第二天到达商户账户,余下15%在21个工作日内到账,其中平台补贴5%,补贴期为N个月(不同时间上线运营地区从1到3个月不等)。
 
   据了解,福建万协云商公司为了争取更大的外来投资和谋划上市圈钱,采用烧钱的方式推广牛BUY平台,以优厚的回报吸引商户入驻,以期形成规模效应,从而实现在香港上市圈钱的目的。
 
   但好景不长,由于拆东墙补西墙,没有强大的资金支持,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牛BUY平台以银行系统对接等各种原因不断拖延付款时间,结算日期从21天到45天不断延长,压账资金从60天到遥遥无期。后来,万协云商公司在没有事先通知商户的情况下,甚至私自在系统后台将电子合同中的15%改为10%。
 
   2017年5月8日,万协云商牛BUY平台突然在所有商户手机后台APP中发布公告称:刷单商户涉嫌违法,已将商户所有资金结算进行冻结,不予结算。
 
   2018年7月5日,杨某、齐某突然被三台县公安局刑拘,因王利在万协云商牛BUY平台所投300余万付之东流血本无归,因此迁怒于某茶府股东杨某、齐某,特以诈骗罪告上法庭。
 
   为了让丈夫杨某尽快回家,伍女士在得到四川省三台县公安局保证只要退回刷单所得15万元,就可以取保候审。事实上,所有刷单收支均纳入某茶府统一管理,茶楼股东投资后从未进行过任何形式的分红,甚至投资本金都一分未收回。2018年7月底,伍女士将15万元交给了四川省三台县公安局后,四川省三台县公安局办案人员又改口说“上面”不同意办理取保候审。
 
   2019年2月2日春节前夕,伍女士突然接到四川省三台县检察院通知,让她去四川省三台县检察院办理取保候审手续,接杨某回家。伍女士满心高兴,去了三台县检察院,办理了手续,并在取保候审手续上签了字。哪知流程走到四川省三台县公安局时,伍女士和检察院人员在停车场等了一个多小时后,一起等候的检察院人员接到电话通知称“立即停止办理取保候审。”
 
   家属曾咨询法律专家,专家认为,从种种迹象看,牛BUY平台的全国商户刷单行为,不排除是平台有意的授意行为。在四川省三台县人民法院开庭时,经原万协云商四川公司员工当庭作证,其公司员工在聂铭和总公司的授意下怂恿指导商户疯狂刷单,在随后的庭审过程中,家属了解到公安部门已取得部分证据。
 
   为此,家属纳闷了,这样的情况下,茶府的股东们就不应该有罪。但是,如果说是有罪,所有刷空单商户都有罪,都应该抓来判刑,为什么只抓该茶府一家商户?更让人不解的是,同样是茶府的股东,杨某和齐某已被羁押长达10个多月,而作为大股东的王利却可以安然“逍遥法外”?还有,股东杨某和齐某已按持股比例上交茶府的刷单收益,大股东的王利仍然可以例外,不用上交。这是为什么?

   牛BUY 的经营模式是否是骗局
 

商家投诉万协云商牛BUY网络平台截图
 
   2019年3月9日,湖南益阳一商户在湖南日报华声在线投诉直通车中投诉,万协云商牛BUY网络平台 打着线上线下拯救实体经济和象美团 滴滴一样烧钱抢占市场的推广加入了平台,导致其超市营业款流入万协云商,然后以平台快上市为由要大家刷空单来提高营业额,该商户还被评为湖南推广好的先进商户,奖励了一万元平台股票,等大家营业额提高后又以刷空单为由关闭平台侵占商户的营业款不归还。

   有关人士指出,福建万协云商在牛BUY平台运行过程中,有一项任务非常关健,那就是要求商户必须要做交易流水,否则就会被平台封户,前期的交易资金会被冻结而不能正常结算,他们给商家的信息是,平台为了上市要做大交易流水,让商户配合平台,努力做大交易流水,暗示或明示商户进行“刷空单”交易,同时,各省、市级运营商领导和工作人员也积极在商户处“刷空单”与商户一起做大流水,在业务人员的授意下,商户们纷纷采用“刷空单”形式放大交易量。
 
   在这个过程中,省级、市级运营商甚至万协云商公司总部均明知这个“刷空单”现象的普遍存在,不仅默认,而且还进行积极鼓励,在商户答谢会上,点名夸奖“刷空单”交易大户,引导所有商户进行“刷空单”交易。
 
   据商家介绍,万协云商牛BUY平台在短短3至4个月时间内,将全国5万家商户的15%资金冻结,其中10%为商户自已的血汗钱,涉及资金达6亿元。
 
   2018年5月10日起,有数千商户从全国各地赶到万协云商公司所在地福建厦门讨要说法,却被冠以“非法刷单”犯罪名义被恐吓而不予答复,拒绝恢复正常结算。
 
 
   法治周末记者针对牛BUY频频变更合同,屡屡拖延货款结算周期发生大面积拖欠及牛BUY 的经营模式是否是骗局等情况发表了《牛BUY 平台经营模式被指难持续》一文,引起了强烈反响。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叶林认为,牛BUY通过补贴和共享收益吸引了大量商家入驻,并且延迟支付商家15%商品价值,客观地讲,这类靠烧钱吸引用户,并汇集大量资金的平台,多少会存在利用用户资金的情况,如果后续没有大量资金注入,很可能出现资金链断裂。
 
   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张延来表示,从表现形式上来看,商户与牛BUY之间主要是合同违约,以及修改后合同产生争议的合同问题,而实质上讲,这种盈利模式本身存在问题,平台利用迟延结算相关款项的方法,形成了巨大的资金流,在这个过程中,若平台给予的优惠政策带有一定的诱惑力,那可能出现参与交易的人未必是真买家的情形,只是为了把钱放在平台,一段时间后获取相应利益,如果这样的话,某种意义上,平台还可能涉嫌非法集资。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杭州市律师协会互联网信息专业委员会主任吴旭华在接受记者就“牛BUY平台经营模式”采访时认为,平台通过打折优惠的方法,使得消费者在牛BUY可以花更少的钱购买商品;通过补贴奖励机制,平台可以在短时间内获得大量商户入驻;通过滞后回款时间,平台可以积累“资金池”,并用这部分资金进行投资获取收益。若平台想要持续发展,在合法合规的基础上,更需要找到稳定的收益来源,否则,很容易出现“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情况,也很可能会出现资金链断裂的情况。
 
   针对刷单一事,吴旭华表示,“平台不能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以刷单为由直接冻结商户资金,拒绝支付尾款,否则,难免有不公正的嫌疑。”吴旭华认为,这类平台的经营模式具有脆弱性,商户和代理商应当尽快采取向行政部门举报、提起诉讼等有效措施。
 
   由于万协云商公司出尔反尔的行为,引起全国广大商家的强烈不满,很多商家认为:这个平台涉嫌商业欺诈,涉嫌非法融资,涉嫌虚假宣传。
 
   家属认为,以上所述足以证明,“刷空单”为牛BUY平台授意为之!如果杨某,齐某以涉嫌诈骗而被定罪,请问牛BUY平台是否应该把全国数万家商家推向被告席,并向这些商家追讨“损失”呢?这么多的商家血本无归又该向谁讨个公道要个说法呢?(扬天)